奇幻城

你的公司文化像腾讯还是像阿里?

来源:大发 | 时间:2019-02-05 人气:9337
  •   刚刚过去的一个热点,滴滴和UBER,补贴大战、传言合并、辟谣、再传言、再辟谣、真合并。一如过去两年中国互联网中的合并大戏,滴滴+快的,美团+点评,携程+去哪儿,58+赶集,美丽说+蘑菇街&hellip

      刚刚过去的一个热点,滴滴和UBER,补贴大战、传言合并、辟谣、再传言、再辟谣、真合并。一如过去两年中国互联网中的合并大戏,滴滴+快的,美团+点评,携程+去哪儿,58+赶集,美丽说+蘑菇街

      这些“成功配对”的公司都有一个特点,他们身处同一个行业,做着几乎一模一样的业务,但他们的企业文化却往往天差地别,一个很像阿里,一个很像腾讯。这让我们不禁要问,这两种文化各有什么特点,谁优谁劣呢?

      笔者作为腾讯和阿里两料前员工,希望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,以滴滴和UBER中国的合并为例,聊聊这个话题。

      我说,君不见饿了么还在pk美团外卖?君不见易到背靠乐视,神州专车背靠联想么?君不见优酷土豆现在背靠阿里,而百度的爱奇艺、腾讯视频、搜狐视频依然健在?还有到家配送、短租、医疗、互联网金融各家厂商都还在磨刀霍霍向猪羊么?

      其实商业跟生物的种群生存是一个道理的。每个厂商都希望抢占一个行业生态位,有了这个生态位,他们的企业才能健康发展。哪里有生态位的重叠,哪里就有竞争,就有亏损和补贴,最后一死一伤,或者合并。

     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,而且能牵涉出非常多有关商业,有关团队,甚至关乎人性的话题。借着这个话题,有些人就在讨论滴滴和UBER合并的“情怀问题”。

      我们生活在一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,周围的朋友多种多样,有人求近财,有人求远利,有人只求名,还有人只求家人幸福,也有人只图自己开心。

      2013年底,我加入了支付宝钱包团队,这个在当时号称阿里巴巴最核心的团队。而在此之前,我主要的工作经历,是供职于腾讯邮箱和微信团队,从11年到13年经历了微信几乎整个创业期,可以说,我的职场基因打上了深深的腾讯和微信烙印。

      “今天很残酷,明天更残酷,后天很美好。但是绝大部分人是死在明天晚上,只有那些真正的英雄,才能见到后天的太阳。”

      腾讯公司的文化就不一样了。由于员工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校园招聘,所以这些大学刚毕业就在公司里工作的人,都带着一股非常强的学生气,再加上公司创始人都是工程师出身,所以整个公司都非常斯文。

      而微信团队(曾经的广州研发部)在腾讯公司中又极为特别,也许是因为远离总部,在微信做大之前,这里的升职、调动的机会并不多,人员流动很少,团队里隐藏了非常多低调却才华横溢的同事。在部门群里聊天,总是时不时就有人赋出诗一首,或者来一句让人拍案叫绝的金句,但在现实生活中,他们却常常少言寡语,默默在做好事情,专心的雕琢产品、代码、设计稿。

      腾讯内部有一个叫“瑞雪精神”的传统不要逆乘电梯,要文明排队等。在阿里,我很快发现,靠“瑞雪”是无法生存的。

      比如,我在支付宝大楼21楼办公,每天中午如果我不逆乘电梯是下不了楼的因为大家都逆行了,楼下的同事先坐向上的电梯上来后再下去;

      比如同事几人一起经过一个门,我先推开门的话,我会扶着门让后面的人好过来,但从来没有其他人这样做;

      再比如,下午发点心水果,晚上发夜宵的时候,如果不飞奔过去抢的话,你只能闻着别人吃东西时那个香喷喷的味道,独自默默的吞口水。

      “斯文”在阿里并不是一个好词。在阿里我“学会了”骂粗口,我发现不说粗口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。甚至有的上级会说,如果这事搞不定,你就跪下去求他我不敢想像在腾讯会有这样的事发生。

      最典型的一次,我在公司楼下上楼时遇到一个没打过交道的女同事抱着大箱小箱,我主动帮她拿了几个是的,很小的一件事。后来这个同事说,在公司这么久第一次遇到有人主动帮忙拿东西。这又让我疑惑许久。

      腾讯人之所以“书生气”,是因为大部分人是需要写代码,需要设计产品,需要不断地学习,不断地创新模式,不断地思辨,思辨之后再执行,这样当然要求非常多高学历的“好学生”,要有理想,有才华,爱创新爱创造讲规则;

      而阿里是一个典型的销售、运营导向的公司,一支在电子商务最前线作战的部队,腾讯企业文化分析每天跟各行各业的小商家打交道,帮其他需求奇特的传统行业客户解决问题,更多地讲执行,要接地气,要讲结果,要吃苦耐劳,需要每个人都能像独立作战。这样的团队,不“土匪”能行么?

      九型人格把人的九种性格分为:“思维中心”、“情感中心”、“行动中心”。你总不能让行动导向的人去做思维导向的事的。

      为什么百度老说要“狼性”,却不可能变得“狼性”。你试试让公司里的程序员每天都排队、集合,跟美发店的小哥小妹们一样,站在公司门口大喊“干!干!干!杀!杀!杀!我们是最棒的!保证完成任务!”

      很不巧,滴滴创始人程维同学在创业前长期供职于阿里巴巴的B2B团队和支付宝团队。所以滴滴最大的口号也是阿里那句“拥抱变化”。滴滴是一个典型的运营导向的企业,也很喜欢用重地面部队的方式来进行业务开拓;

      而UBER,一个信仰技术的团队,一个来自“高大上”的美国的外企,在中国招聘了大量出身外企的精英,并且使用轻模式、小团队就能保证大规模业务的顺利开展。

      这似乎又是两个“阿里”vs“腾讯”式的对手。于是,是否可以说“运营导向”打败了“技术导向”呢?

      很多人喜欢简单地把企业的并购讲为谁吃了谁,并由此推导出规律,比如文前提到的若干并购案,大家就在说是狼性企业吃了羊性企业,是北京企业吃了上海/南方企业。那携程并购去哪儿又怎么讲呢?蘑菇街与美丽说的合并又怎么说呢?

      资本操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,企业、产品和业务之间的竞争更不能一概而论,如果只是基因决定,那我们做这个企业有什么意义?如果一切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命运,我们在商海、在人海中不断奋进又为了什么?

      但有一点我们是知道的,像“出行服务”这样的O2O业务,公司初期的运营非常需要“运营导向”(个人业务)或者“销售导向”(企业业务)来保证生存,并进行业务模式校正;而公司发展到中期、成熟期,却特别依赖技术和产品,需要通过大平台、大数据和智能算法建立规则、模式来优化体验,提升效率;同时,O2O业务不像过去的电商一样模式相对确定只需要改进运营策略,它需要不断地创新产品、更新模式,不断地针对线下业务的具体情况调整产品的设计。

      从打车大战数年来,我们可以看到滴滴的技术、产品团队也很优秀。滴滴和UBER的区别,只在于谁的运营基因更强一点罢了。

      秦国曾经是偏居西陲之地的一个弱国,资源匮乏且长期处在戎狄的威胁之下,但最终它却一统了天下。转折点在“商鞅变法”。这个变法后的“集权强国”打败了“分封诸侯”。变法之后,只有秦国打各国的份,各国基本上是不敢招惹秦国的。

      鸦片战争,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打开了大清帝国的国门,这是“现代火器”打败了落后的“传统兵器”,更是“现代国家”打败了落后的“传统帝国”。同样的,大清一见英国人的军队,是绝计不敢再去碰他们的,逢战必败。

      这样的战争,是“高低战争”,是模式高的打模式低的,是先进打落后的“降维攻击”,是不可逆的,是高者必胜的。

      这样的战争,只是“平面战争”,大家站在一个平面上,谁成谁败在初期并不能下定论,一切只有到最后才有分晓。

      这种战争是组织方式、经营策略的区别。他们是同一个模式上的两个团队之间的“肉搏”,最后谁更灵活、更聚人心,甚至“更无耻”,谁胜利。

      滴滴快的们打败传统出租车行业,就是一种典型的“高低战争”。但UBER打滴滴,却不是,这只是一场“平面战争”,在这样的一个战场上,需要血拼,所以UBER跟滴滴打仗注定是一场血腥无比的肉搏战,这场战争如果杀到最后,两败俱伤都不为过。还好他们收手了。

      也许如果UBER的人工智能真正的准备好了,针对滴滴的这块战争可能会变成“高低战争”可惜还远没有。

      也许UBER会觉得滴滴是屌丝逆袭,但打不死对手,意味着两者没有高低之分,并没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对手。

      中国古代一直有一种屌丝:北方少数民族,凭借他们的骑兵优势,不断南下进犯,打击南边的中原王朝,中原王朝屡屡战败。但有两个人反其道而行,向胡人学习,并主动出击把他们打败了赵武灵王和汉武帝。

      赵武灵王,他为了抵抗北方的胡人侵袭,提出“胡服骑射”,脱下中原人的长衫,全民穿上胡人的衣服,练习骑马射箭,终于训练出一支非常强悍的骑兵,用他们打败了胡人,并且开拓了北方的领土。

      汉武帝时,汉朝已经受到了几十年的匈奴之苦,所以他学匈奴之法训练骑兵,数次北伐,夺回了河套之地,“封狼居胥”,把匈奴彻底打垮,使得终汉一朝,再没有匈奴之患。

      这个时代世界科技大变革,“奇点”即将来临,科技变化很快,而中国也经历着社会经济转型、文化转型,我们面临着各种思想冲击,价值观必然混乱,会有无数的对错之争,却不会有多少对错之分。但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是好事,生在这个时代,是我们之幸。

      滴滴和UBER的事情已经到一段落了,而我们能做的事情是,了解自己的企业文化,更新自己的企业文化,坚持自己合适的企业文化。我们也可以更了解对手,包容他们,学习他们,学他们之所长,成为比他们更优秀的公司,做比他们更好的产品。

相关奇幻城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Baidu